欢迎光临
新能源行业新闻站

“钴焦虑”与新能源的未来

中国储能网讯:对于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很多乐评人对开篇四个铿锵有力的音符给出的评价是“命运在敲门”。就能源行业来说,现在也到了叩击新能源时代大门的关键时期,而那扇大门是由钴制成的。

绝大部分人都没有亲眼见过钴这种灰色硬质金属的样子,但含钴的合金却在生活中广为使用。比如钴铬合金可以用于牙科填补材料,以取代含镍材料。钴以5%的比例添加于铂首饰中。最重要的是,钴被广泛用于锂离子电池,离开钴,新能源的美好画卷无从展开。

随着电动车革命的到来,其貌不扬的钴成为大宗商品里的明星产品,从去年年初到现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中的钴价从每吨3.2万美元涨至8月初的6.6万美元,3月中下旬曾到达每吨9.5万美元的高点。尽管价格高涨,供应却未增反降,2017年全球矿山钴产量从2016年的11.63万吨降至11.51万吨。

钴产量下降和其生产的集中度有关。虽然大多数人在地图上都很难找到民主刚果,但这个位于非洲中部的国家只要一感冒,全球的新能源就会打喷嚏,因为民主刚果的钴储量高达全球储量的三分之二,几乎相当于欧佩克14个国家在全球原油储量领域中的比重。

这种丰富的资源禀赋让民主刚果成为钴供应的关键所在,全球二到五位的澳大利亚、加拿大、菲律宾和古巴四个国家的储量加起来,和民主刚果的几个省钴产量相当。去年民主刚果卢本巴希铜钴矿产量下降,使得全球钴产量下降。由于民主刚果政局不稳,加大钴供应风险。今年年初刚果将钴和钽归类为“战略材料”并对其征收较高的税。由于钴的矿产税提高一倍,矿业公司警告称此举将限制对钴行业的投资。今年年底钴市场还将迎来一次典型的“刚果式”考验,因为按计划届时该国将迎来一次迟到的大选。

除政局动荡外,生产标准的提高也在短期对钴供应造成冲击。去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成员就来源可疑的钴表示关切,强调他们担心这种充电电池原料可能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被指使用童工的矿场。LME向所有供应商发出指示,要求他们详细说明自己如何保证在该交易所交易的大宗商品来自“负责任的来源”。此后包括全球最大的钴生产商嘉能可在内的各家矿产公司提高工业矿区执行的标准,同时一些包括使用童工在内的“血汗矿场”也被逐渐关闭或被迫改善工作条件。

虽然民主刚果控制了全球钴市场近半的产量,但矿业公司却没有放弃供应多元化的努力。今年6月,矿业巨头淡水河投入6.9亿美元,扩大位于加拿大拉布拉多的沃伊斯湾矿的生产,该矿自2005年投产以来已经生产超过1.2万吨钴。其中2016年生产钴887吨,去年大幅增长至1829吨,预计在本轮地下矿井扩大再生产完成后,该矿年产能预计将达到2600吨左右,矿山寿命也会延续30年。

尽管钴的供应并不稳定,但需求却在稳定的增长。钴是电动车锂离子电池的关键原料。这类电池已经占到钴金属消费总量的40%以上,随着电动车的普及,需求还将急剧增加。此外,在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电池里,也都需要钴。数据显示,一块电动汽车电池用掉约10公斤钴。此外一部iPhone中也含有大约8克的这种金属。随着新能源时代的到来,旺盛的需求决定了钴市场的热度很可能会持续下去。为了尽可能满足市场需求,包括刚果内外的一些生产商也在发力扩大产能,包括开发新的钴项目,据估计钴供应量将在未来的三年里大幅增加,年复合增长率将超过12%。值得注意的是,虽然12%的复合年增长率看上去很高,但其中大部分增量依旧来自民主刚果,任何可能的动荡都会导致增速不及预期。

即使民主刚果国泰民安,钴的生产速度依旧赶不上需求。标普全球市场研究预计到2020年,光是用于电池的化学钴的供需缺口就达1.2万吨,这也意味着钴价还有上扬的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缓解供求矛盾的变量更可能出自需求端,这将有效缓解全球市场“钴焦虑”。在目前开发的电池技术中,一个方向就是减少其中钴的含量,未来十年甚至有可能出现作为替代产品的无钴电池。虽然从目前看钴的供应对工业需求构成风险,但新能源的明天还是美好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能源行业资讯 » “钴焦虑”与新能源的未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