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新能源行业新闻站

天齐锂业“蛇吞象” 欲259亿并购锂矿巨头

中国储能网讯:14年里,从一家濒临倒闭的锂盐企业,逐渐成长为坐拥178亿元资产的锂矿巨无霸。天齐锂业(002466.SZ)不断通过资产并购,一步步实现版图扩张。

5月31日,天齐锂业再次发起资产重组计划,标的是掌握了全球最大盐湖锂矿的SQM公司。交易涉及金额达到40.66亿美元(根据汇率折算,约合258.9亿元人民币)。这笔资金中,天齐锂业自有资金的占比仅为16.7%。

“就这笔收购来说,自有资金占比确实不高,这在交易过程中是有风险的。”一位天齐锂业的知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是表示。

争夺泰利森

原本的计划是希望逐渐获得泰利森的股权,洛克伍德的突然出手,打乱了天齐锂业的节奏。

2012年8月23日,这一天对于天齐锂业掌舵者蒋卫平来说注定是特殊的一天。当天,蒋卫平看到消息,美国洛克伍德控股公司(Rockwood Holdings, Inc,以下简称“洛克伍德”)宣布以每股6.50加元的价格收购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利森”)100%的普通股股权。

“当时的天齐锂业刚刚上市两年,手中的资源不多,因为当时泰利森是供应商,天齐锂业已经在策划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但是原本的计划是希望逐渐获得泰利森的股权,洛克伍德的突然出手,打乱了天齐锂业的节奏。”一位了解天齐锂业的业内人士文琪(化名)说道。

在世界锂行业格局中,泰利森的地位举足轻重。洛克伍德、SQM、FMC是全球锂化工三巨头,泰利森与这三家盐湖锂矿供应商合计占有全球90%以上市场份额。泰利森拥有世界上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格林布什锂矿,曾为全球供应大约65%的锂矿石产量,其锂资源占到全球35%的份额。而泰利森又是当时天齐锂业唯一的锂精矿供应商。如果洛克伍德完成对泰利森的收购,将加剧全球锂产业的寡头垄断格局,遏制天齐锂业及中国其他锂盐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蒋卫平决定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虽然近几年天齐锂业的收购不断,但是天齐锂业的管理层其实是比较低调保守的,无论是蒋总还是其他高管,他们发起收购还是经过认真考虑的。”文琪说道。

在大规模收购面前,资金无疑是最大的拦路虎。

2012年年报显示,天齐锂业实现总营收3.94亿元,净利润0.42亿元。然而收购泰利森需要的募资金额达到了40亿元,而留给天齐锂业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月。“其实就是为了收购泰利森倾尽自己及家庭几十年努力获得的所有。”蒋卫平在接受《英才》杂志采访时回忆道。据了解,当时蒋卫平还得到了中投公司以及工商银行等机构的支持,资金问题最终得以化解。

出于保密、溢价、时间方面的考虑,蒋卫平决定以天齐集团作为收购发起者。首先在澳大利亚成立子公司文菲尔德,通过文菲尔德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获得泰利森19.99%股份,成功拦截洛克伍德的收购计划。这样天齐锂业就具备了和其谈判的空间。最终,天齐锂业在2013年12月将泰利森收入囊中。在这起收购中,天齐锂业短时间募资能力以及果断的决定令业内印象深刻。

并购扩张

自2012年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直接掌握锂矿资源后,天齐锂业又相继收购了多家公司。

2004年还是四川省射洪县一家濒临破产的锂盐生产厂,短短14年后,已经发展成总营收近55亿元的锂矿中坚力量。天齐锂业依靠的正是不断的资产并购。

“天齐锂业一路走来,节奏非常紧凑。”文琪说道。

据悉,自2012年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直接掌握锂矿资源后,天齐锂业又相继收购了多家公司。其中,2014年通过竞拍方式收购西藏日喀则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20%的股权,从而参与到扎布耶盐湖的开采、开发;2015年完成对银河锂业国际公司100%股权的收购,间接取得其旗下张家港生产基地1.7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2016年天齐锂业以38美元/股的价格收购SQM公司2.1% B股股份,由此再次开启了对海外锂矿资源的收购。

2018年5月31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拟以65 美元/股,从Nutrien 集团手中收购SQM公司23.77%的A类股股权,总交易价款为 40.66亿美元。

记者了解到,SQM 是业内老牌的农业化学肥料及锂产品供应商之一。SQM在智利从事硝酸盐工业已有49年的历史,1997年开始生产碳酸锂, 2005 年开始生产氢氧化锂,凭借丰富的盐湖卤水提锂经验和不断进步的生产技术,公司成为全球领先的锂产品供应商之一。

事实上,此次天齐锂业关注的重点正是SQM旗下的阿塔卡玛盐湖。“SQM是业内俗称‘三份卤水一份矿石’中的一份卤水资源,天齐锂业这次若重组完成,将同时具备锂辉石矿资源和卤水矿资源,市场的竞争优势预计会更加明显,资源的来源将更加丰富。”电池联盟秘书长王超向记者如是表示。

“全球范围内的锂矿主要以镁或钾伴生矿的形式存在,将镁和锂进行分离是锂提纯的重要步骤。镁锂比是考察盐湖锂矿的重要指标,如果比例过高将直接影响生产成本,阿塔卡玛盐湖的镁锂比为6∶1,而国内质量最好的盐湖镁锂比则为100∶1。这个差距是十分明显的。”一位从事锂矿开发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说道。

事实上,自从2016年收购SQM 2.1%股权开始,天齐锂业就已开始发起对SQM股权的收购,然而过程却是一波三折。SQM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要股东包括以下三个持股集团:Pampa 集团、Kowa 集团及 Nutrien 集团。其中三家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9.97%、2.12%和32%。事实上,天齐锂业2016年完成收购SQM 2.1%股权之时,约定后续将从Pampa 集团处继续获得SQM股权,而当时Pampa 集团也表示有意出售部分股权。然而,2017年Pampa 集团突然对外宣布终止出售SQM股权的交易。这一举动使得天齐锂业对SQM的收购一度陷入停滞。

2016年9月,两家钾肥巨头加阳公司(Agrium Inc.,以下简称“加阳”)与萨斯喀彻温钾肥公司(Potash Corporation of Saskatchewan Inc.,以下简称“萨钾”)拟定通过新设公司Nutrien的方式进行合并。萨钾将其持有的SQM股份按比例交换获得新公司Nutrien的股份,而原本持股SQM32%股权的萨钾也变更为Nutrien集团。

“由于Nutrien集团涉及反垄断调查,因此不得不剥离资产,这也就给了天齐锂业收购SQM的机会。”文琪说道。2017年11月,中国商务部及印度政府的反垄断调查显示,两家企业的集中将进一步增强其对全球氯化钾市场的控制力。并要求其必须要在2017年11月2日起的18个月内剥离其持有的在其他公司的部分权益,其中就包括SQM的32%股权。

高速并购的后遗症

天齐锂业在《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中提到,收购完成后,公司的负债率将由2017年的40.39%上升到78.41%。

无论是泰利森还是SQM,收购之初的体量全部超过了天齐锂业的总资产,屡次上演“蛇吞象”的天齐锂业今后是否会消化不良?

天齐锂业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总营收54.7亿元,净利润21.45亿元,同比增长41.86%。虽然天齐锂业近年来净利润始终保持高速增长,但是截至2017年12月底,该公司的总资产也只有178.4亿元。反观本次对SQM股权收购草案,总交易价款已经达到 40.66亿美元,这一价格已经是天齐锂业全部资产的145.5%。

而此次收购案的资金来源中,自有资金约7亿美元,境外金融机构筹资10亿美元,银团贷款25亿美元,共计筹措资金42亿美元。其中,自有资金占比仅为16.7%,这无疑增加了交易风险。“事实上,这样的交易往往将持续很长的时间,中间还会经历许多波折,在具体的价格商定、资金到位等因素都会影响交易进度。就这笔收购来说,自有资金占比确实不高,这在交易过程中是有风险的。”文琪说道。

“目前来看,锂矿企业的资产负债率相对较好,主要由于目前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需求比较旺盛,下游客户的回款周期都非常短,现金流较好。”王超说道。

然而,由于收购的自有资金占比较低,由此会导致负债率突然攀升。天齐锂业在《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中提到,收购完成后,公司的负债率将由2017年的40.39%上升到78.41%。

事实上,在完成对泰利森收购后,2014年天齐锂业进行了一次非公开发行股票获得募集资金31.3亿元,基本相当于收购泰利森之时的资金水平。这也相应地缓解了当时天齐锂业的财务状况。然而,此次近259亿元的资金,已经是4年前的8倍。“从企业领导层稳健的行事作风来看,我想他们应该是为这些问题作了一些准备的。”文琪说道,“ 据我了解,这25亿美元的银团贷款时间都不是很长,因为这25亿美元的贷款是由几家银行组成的银团进行贷款,每一家的时间都不太相同,但是基本都没有超过三年。这样会相应增加企业负债的压力,短期内也会影响到企业的净利润水平。”

至于天齐锂业举债扩张的行为,王超表示:“扩产能核心目的是提升规模效应,未来随着市场供需稳定,锂资源行业也会走向降价降本的阶段,那个时候具备规模效应就成为了行业进入的门槛,趁着目前行业比较好的时候大规模上产线,未来市场回落时设备已经基本折旧完成,加之规模效应,市场将很难再有新进入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能源行业资讯 » 天齐锂业“蛇吞象” 欲259亿并购锂矿巨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