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新能源行业新闻站

光伏发电正在进入发电侧平价时代

光伏发电正在进入发电侧平价时代

新特能源董事长、特变电工新能源总经理张建新

中国储能网讯:作为光伏行业资格最老的“龙头大哥”,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变电工新能源”)这些年来在舆论前面一向颇为低调,加之身处西域,则更添一丝神秘气质。

不过,在2018年的光伏领跑者基地投标中,特变电工新能源却少见地高调了一次。

在达拉特旗光伏领跑者基地公示的投标电价方案中,特变电工新能源报出了领跑者历史上的最新低价——0.32元。

一时,舆论哗然。

有人甚至认为,此举不过噱头,是企业想借机被舆论炒作一把而已。

0.32到0.31,历史低价为何接连刷新?

舆论的质疑,令新特能源董事长、特变电工新能源总经理张建新有些哭笑不得。

日前,由特变电工新能源与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联合主办的“2018(西安)光伏平价创新解决方案研讨会”在西安举行,张建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公开进行了回应。

“根据我们测算,目前国内已有一些地区和应用场景可以实现发电测平价上网。企业运营不是玩笑,我们在达拉特旗投标价经过严格测算,是一个理性的价格。”

据张建新介绍,为了成功投标达拉特旗项目,特变电工新能源半年以前就开始准备工作,对各方面情况进行了详细分析,并针对当地光照资源条件,对电气系统、逆变器、跟踪装置及各种组件进行了充分的测试与计算。

“我们认为0.32元是有经济效益的,是一种公司综合能力的体现。紧随我们的报价是0.33元,这也说明我们的价格并不是非理性的。”

事实证明,特变电工新能源的报价的确并不“离谱”。

在随后达拉特旗公布的中标名单中,尽管特变电工新能源落选,但最低中标电价国电投的0.34元,与特变电工新能源的投标价仅相差2分钱。其余中标价——中节能与中广核均为0.36元,也不过只有4分钱之差。

特变电工新能源的“新低”历史,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很快被刷新。

就在此次研讨会召开前一天,经整改后重启的青海两个领跑者基地再次公示投标电价,三峡新能源与阳光电源的联合体以及协鑫集团的报价为0.31元,再创领跑者投标电价新低。

但颇为微妙的是,此前“横扫”领跑者项目且斩获最丰的国电投,在此次家门口项目的竞标中,则由旗下黄河上游公司报出了0.45元和0.46元,这几乎已是本次青海两领跑者基地投标的最高价。

“国电投前期已拿下1.4GW项目,此次据说是一种战略性放弃。”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太阳能发电网记者。

张建新表示,“如果按我们达拉特旗的方案去投,格尔木的价格可能更低。”但他同时也说,“领跑者评分对业绩要求太高了,400兆瓦起步,每80兆瓦一分,差1GW 12.5分就没了,投2毛8都没有用。”

经太阳能发电网记者向业界专家求证,在光伏领跑者投标评分中,投标电价占比只有35%的权重。

“这导致结果差异较大,即使你的方案再好、价格再合理,如果此前业绩不高,业绩分一下就把你拉下来了。”

而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祁和生介绍,在风电领域,投标电价占比则高达65%的权重。

在论坛现场,一位资深系统集成专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也佐证了张建新关于格尔木价格完全可以更低的判断。

据这位专家介绍,领跑者投标的入门电价要求是低于当地上网电价10%以上。

“青海上网电价0.55元下浮10%,也就是0.495元,如果按照这一标准,一些具有竞争力的系统设计方案的收益率,甚至可以超过40%。”

其言下之意,以简单对折估算,按照0.25元的电价,在青海一些地区的收益率也可接近或达到20%。

或许,这才是领跑者项目投标电价一再创新低的真正原因。

光伏发电正在进入发电侧平价时代

平价上网正在逐步实现

“距离平价的时代,我们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

在“2018(西安)光伏平价创新解决方案研讨会”开幕时,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秘书长吕芳如是说。

张建新则表示,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系统价格的下降,平价上网在全球很多地方都已经在实现,特别是印度、孟加拉、中东、非洲等发电成本很高的地区。

“目前来看,虽然还没有达到全面平价上网的时间,但平价上网正在按不同地区、不同场景逐步实现。”

他认为,光伏发电的平价上网由技术创新能力、系统成本控制以及区域电价等三个要素确定。

“现在,硅料成本大概5万,售价是11万到12万。而电池、跟踪、电气设备方面也都还有比较大的价格下降空间。在技术方面,我们的高压并网电能路由器、柔性直流输电等技术也在不断进步。以后光伏直接直流入网效率高出两个点,储能再增加4个点,平价上网很快就可以更大规模实现。”

张建新表示,目前在国内,光伏发电在局部地区和一些应用环境下,已经在发电侧实现了平价上网。

“包括达拉特旗、格尔木,以及四川甘孜州,以当地脱硫标杆煤电上网价格来看,光伏发电已经可以实现发电侧的平价上网。另外,从需求的角度,尤其商业屋顶,以及一些地区的工业用电,也实现了平价上网。”

他认为,随着电气技术的进步、系统效率的提升以及成本的下降,平价上网以后光伏的应用场景会很多,发展空间会更大。

“最快到2020年,就将进入一个光伏平价上网的时代,可以实现相当部分地区的发电侧平价上网。国内尤其是西北部地区,华南地区电价比较高的地方平价上网也会比较快。”

就国内光伏平价上网的发展路径,张建新表示,从应用场景的角度,第一步将是在局部发电小时数比较高同时电力消纳比较好的地方。

“比如发电量比较高的青海,背后又有特高压电网的支撑,这类地方在发电侧容易率先实现平价上网,也包括新疆哈密等地区。另外,则是内蒙古部分光照资源不错的地区,发电小时数也不错,距离北京等电力负荷中心相对比较近。我相信这些地方会率先实现平价上网。”

其次,张建新认为,在需求侧,平价上网也更容易实现。

“比如广东等地区,发电小时数虽然低,但是电价很高,也容易平价上网。所以平价上网取决三个因素,一是效率,二是成本,三是电价本身的高低。”

在张建新看来,涉及平价上网的所有问题,其实都可以通过技术创新来解决。

“不管是成本下降还是效率提升,都源于技术创新。比如从前年到今年,组串逆变器的价格下降了50%。所以,我觉得技术创新至少占到70%到80%的因素。其他的重要影响因素是制度,这需要国家通过改革去解决。”

技术创新促进平价时代到来

也正是基于此,特变电工新能源新近正式发布的新一代组串级逆变器,主要针对国内光伏项目由原来大型平原地面到山地、丘陵的场景变化,进行了专门的技术创新。

“今年光伏发电的最大特点,是有46%以上的项目处于丘陵和山地,这对相关设备性能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其次,则是今年要求组件提升的同时并网技术也要提升,也对逆变器提出了新的需求。” 据特变电工新能源研究院院长、特变电工西安电气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伟增介绍,特变电工新推出的组串逆变器有一个革命性的提升,主要表现在MPPT渗透率上。

“此前的逆变器产品最好做到50%。我们经过近3年的攻关,去年实现突破,今年新产品推出来,渗透率达到100%。”

刘伟增表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数据变化,而是一个质的提升。“单这一项数据的提升,整个系统发电量至少可以提升4%以上。”

“在成本不增加的情况下,直接提升发电量4%,这对整个行业的进步,对我们推动平价上网,都具有非常大的推进作用。”

这项技术也会进一步引领光伏逆变器技术的进步,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加速光伏平价上网的进程。

刘伟增进一步介绍,目前光伏电站设计正在往精细化方向发展。为了对标新的技术,特变电工新能源在EPC方面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对标企业。

“印度已经报到了2.8美分的价格,我们在对标印度企业的过程中,发现他们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这让我们很有收益。正是在借鉴和结合国内外高效并网技术之后,我们才有了现在的精细化的方案,才有了0.32元的电价设计,这是我们综合能力的集中体现。”

张建新表示,平价上网是整个社会的事,不单是企业的事。

“我们通过在多个方面和全行业对标,来制定我们的平价上网路线图,包括多晶硅、SVG等成本下降路线图,针对发电量提升也设计了自己的设备方案,同时也和组件企业等合作伙伴一起沟通整个光伏行业的平价上网路线图。”

“对于光伏的平价上网发展路线,我们已经有了清晰的技术规划。”张建新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能源行业资讯 » 光伏发电正在进入发电侧平价时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